連假這幾天,每天都睡得很沉,難得夢見一場不想忘記的夢。

我的家鄉,是一個充滿魔法的世界。 魔法,是一種天賦,這個世界因為魔法而美好,也因為魔法帶來了許多戰爭,我所待的森林島是一個希望能與自然與魔法共存的城鎮。 森林島的中心是個大概三十層樓高的木造堡壘,被魔法所保護著,堡壘外就是大家所居住的森林,這裡原始純粹的魔法,是附近女巫喬,一直覬覦的土地。 「你有想過為什麼我們要一直在這裡嗎?」與我同年的女魔法師這樣問我 我與同年的女魔法師都是因為戰爭而失去家鄉來到森林島的孤兒。 我的故鄉拉薩原本是一個美好的都市,童年就是在街道巷弄中奔跑著,雜貨店的婆婆、魚市場黝黑的老闆都是我的朋友。 但是戰爭,奪走了這一切。 再輾轉流亡的過程中,我在一塊微微發光的石頭上睡著了,醒時,遇見森林島的主人赫爾莫斯,他說既然我已經一無所有了,願不願意留在他身邊學習魔法? 「我很少想到這個問題,現在我只是想守護這塊土地。」赫爾默斯教導我操作魔法的能力,每當女巫喬攻打過來的時候,森林裡的居民就會躲進木造堡壘中,只要那十公尺高的魔法門沒有被攻破,女巫喬就無法對我們施展魔法。 森林島雖然不是拉薩,但這裡的溫暖,是我想守護的。 「是嗎?但我想去以爾」 「以爾已經不在了,這你是知道的」 「我想去平行時空的以爾,那個烏托邦世界」 「噓…」 在這個世界,存在著另一個虛造時空「以爾」,有人將它稱為烏托邦世界, 那裡沒有戰爭,沒有貧窮,每個人出生就只要遵守著自己的天命生活著,不能跳脫框架,但每個人都是幸福的。 那是赫爾默斯的師父女巫席爾創造的世界,但席爾的做法,赫爾默斯並不認同 「在那裡,人們不能創造,不能有自由意志,看起來很幸褔,但卻很空虛」 聽說           我沒有把剩下的夢寫完…. 草稿寫於 2017/05/30